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产品 >

“忆青”:写就《取经归来》一字未改

发布时间:19-10-10 阅读:448



六小龄童在网上宣布的哀悼旧照。


邹忆青和李维康相助《蝶恋花》。

  86版《西纪行》编剧之一邹忆青10月9日因病去世,享年81岁。新京报记者联系到该版《西纪行》的摄像师王崇秋、与邹忆青多次相助过的京剧名家李维康、刘长瑜,他们深表悲恸,追忆朋侪。

  ●王崇秋(摄像师,曾相助《西纪行》):

  急救时听闻剧本出书堕泪

  新京报记者联系到该版《西纪行》的摄像师王崇秋,他说,“(得知噩耗)我现在还没缓过劲儿来。”王崇秋说,曾经介入《西纪行》创作的邹忆青等这些老一辈艺术家近年来接踵过世,令他很难过。

  王崇秋回忆说,他在9月30日探望过一次邹忆青,当时她正在急救中,“我跟她说《西纪行》的文学剧本顿时要出书了,你赶快好起来吧。她流了眼泪,然则已经说不出话来。之前我去过她家几回和她探讨出版的事,她让我请她吃烤鸭,然则我身段也不是很好,不停也没有吃成烤鸭。很遗憾。”王崇秋奉告记者,《西纪行》剧组在今年11月会有一次大年夜规模的聚会,“没想到又走了一个,相见难啊。”

  据王崇秋先容,《西纪行》的三个编剧除了总导演杨洁之外,邹忆青和戴英禄都是中国京剧院的编剧,两人有很好的古典戏曲根基,杨洁此前和他们有过相助,在改编《西纪行》的时刻,杨洁盼望编剧也可以具有古典名著的改编能力,是以再度找到邹忆青和戴英禄相助,“邹忆青的词写得异常美,事情也很卖力。”在《西纪行》的改编创作历程中,编剧写完一集后会和大年夜家评论争论反复改动。王崇秋回忆,邹忆青等老一代艺术事情者,都异常卖力,满脑筋都是事情这些工作。虽然他们还有本职事情,但要求什么时刻交稿子,都绝对按时交,加器械也异常卖力。当时剧组在外埠拍戏,邹忆青还赶到外埠的剧组送剧本,并跟组拍戏,拍完了回北京,接着写。《西纪行》这部剧先后拍摄长达六年光阴,全组人都花了很大年夜的心血。在戏快拍完的一次会上,杨洁很激动,说了一番话,并约请两个编剧写一个尾歌。便是《取经归来》这首歌,没想到这首歌的词很长很美,杨洁分外爱好,说这首歌词一个字都不要改。

  王崇秋当时问他们怎么写得这么好,以致比片头曲还好,“他们说便是杨导在会上的话,让他们很受冲动,趁热打铁写歌,一气呵成。”

  王崇秋说,剧组成员间有很深的情感。在2017年杨洁追思会前,他斟酌到邹忆青的身段,“据说她刚开过刀,怕她来不了,她说,我看我的环境,我带保姆行不可,我说都行,派专车接你都行。没想到真的来了。”在追思会上,很多人都谈了一些过往,王崇秋记得,邹忆青坐在轮椅里,由保姆推着,虽然虚弱,但她也想谈谈。“我说下次有时机给你光阴,多谈谈。没想到节后忽然离世,留下了遗憾。”

  ●李维康(京剧名家,曾相助《蝶恋花》等):

  白叟出身坎坷,不讳言孤独

  提起邹忆青,闻名京剧演员李维康在电话的另一头不停在抽噎,“她是一个率真的人,我异常爱好她,凌晨听到这个消息我异常异常难过。”

  李维康说,从1976年《蝶恋花》这部戏开始,她便打仗了编剧邹忆青和戴英禄,之后相助了很多戏,包括自己的《李清照》等大年夜戏,邹忆青都介入了编剧。由于都是女性,她和邹忆青几年来不仅是相助中的过错,还成了生活中的同伙。李维康眼里的邹忆青分外随和、坦率,有才华,还有一点可爱。

  “邹忆青凭着一腔热心和对国家、奇迹的热爱,真的一辈子在无私、冒逝世奉献着,她真的是爱国爱党的一位白叟。”李维康对邹忆青的文笔赞一向口,她说,邹忆青是国家培养的老一辈大年夜门生,有异常踏实的中国文学方面的教养,诗词歌赋等各个方面的教养都很高。由于在生活中懂得的对照多,她感想熏染到邹忆青的出身是很可怜的,年轻时丧夫,中年丧女,到了老年罹患癌症,李维康不停很心疼她,但便是这样一位出身坎坷的白叟,却给大年夜家一种很阳光的感到,一辈子作出了很多正能量的优秀作品,完全没有把惨痛的经历和情绪带入到事情中。

  李维康说,邹忆青很直率,常常在电话中开门见山地奉告同伙自己很孤独,愿望有个家,也由于这份率真,邹忆青更显得有一些可爱和纯正。“心里想什么就说出来,她说我孤独便是孤独,绝不粉饰,挺故意思的。”

  ●刘长瑜(京剧名家,曾相助《春草闯堂》等):

  她是一位异常了不起的才女

  京剧闻名演出艺术家刘长瑜得知邹忆青去世的消息,异常悲恸。同时,也感激她对京剧艺术做出的伟大年夜供献。

  在刘长瑜的印象中,邹忆青的翰墨异常的漂亮,她的文学秘闻十分深挚。虽然她不是唱戏身世的演员,但来到中国国家京剧院后,经由过程卖力进修,文笔变得分外有风度。邹忆青创作的剧本里面的词都是既华美又深刻,是一位异常了不起的大年夜才女。

  京剧《春草闯堂》是刘长瑜与邹忆青相助最早的剧目。1963年,剧作家范钧宏携邹忆青对莆仙戏剧本《春草闯堂》一剧进行移植改编,容身主演、因人设戏。刘长瑜表示,一个演员平生能碰到这样一个得当自己的剧本何其幸也。不过首演不久,在全国大年夜兴今世戏的潮流中,《春草闯堂》暂时搁浅,刘长瑜也投入《红灯记》的排练,直至1979年从新复排,“小精灵”一样平常的春草也成为京剧舞台的经典形象。

  1995年,担负中国国家京剧院青年团声誉团长的刘长瑜与邹忆青、戴英禄相助了根据《八女投江》改编的新戏《北国红菇娘》,这部作品得到了“五个一工程奖”。在纪念徽班进京200周年时,刘长瑜再度与邹忆青、戴英禄相助新编京剧《玉树后庭花》。这部作品后来被改编为电视剧《乐昌公主》,也是由邹忆青任编剧。刘长瑜表示,“在改编历程中,邹忆青满身心投入,我们搞调研,住在同一个宿舍,在我的心目傍边,那段经历令我异常难忘。”

  刘长瑜表示,自己始终怀着一种感德与悲恸的心情怀念邹忆青,她的离别是京剧很大年夜的一个丧掉,我们将永世怀念她。

  邹忆青一生古迹 详见C03版

  《取经归来》

  一年年千辛万苦经冬夏

  几万里风霜雨雪处处家

  取来了真经

  回返我中原

  鬓添白发

  减损年华

  战胜了八十一难心不老

  赢得了世代传颂是酬答

  人生纵有限

  功业总无涯

  功业总无涯

  休夸说妖妖怪怪全打怕

  莫提起险山恶水都平踏

  又一条征程

  正摆在脚下

  自度度人

  自觉觉他

  要把这真理妙谛播世界

  要让我九州处处披锦霞

  人生纵有限

  功业总无涯

  功业总无涯

  戴英禄、邹忆青写的

  一字未改歌词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刘臻刘玮 刘洋



上一篇:警排除涉刑事成分 跳楼女子患精神病
下一篇:52岁大叔把6个集装箱变200㎡豪宅 过上隐居日子